• 推荐
  • 收藏
  • 手机阅读本书

第315章 薄燕迟是谁?

 燕云迟一路将慕容清音扛回了王府,送回她住的院子,吩咐婢女将她照顾好,便准备离开。

 岂料刚一转身,衣袖就被慕容清音拉住了。

 “不……不许你走……”她带着几分撒娇意味,抬起头看向燕云迟,朦胧的醉眼湿漉漉的,好像蕴含着泪水。

 燕云迟微微一怔愣,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坐到了床榻边。

 婢女在一旁道:“世子,还是让奴婢来照顾吧。”

 男人抬了抬手,看着床榻之上半醉半醒的女子,眸色深深。

 “不必。你出去吧。”

 婢女应了声“是”,转身出去带上了门。

 燕云迟低头,看见自己被慕容清音紧紧攥在手中的衣袖,想要抽出来,却被她抓得更紧。

 她不悦地皱皱眉,嘀咕道:“唔……别动!”

 见她这副撒娇无赖的样子,燕云迟无奈,心头仿佛有根羽毛在轻轻挠着。

 眼前这个小女子什么心思,他心里清楚,只是她未经世事,兴许她只是将他当做了失去至亲之后的依赖,而非真正的……只是她年纪尚轻,分辨不清罢了。

 而他,断不能轻易的……

 “好了,躺好别动,给你擦脸。”

 他扭过身子,将一旁的布巾沾湿水,给慕容清音擦脸。

 微凉的水刺激到她的脸,她一个激灵,人也清醒了许多。

 看着眼前清晰的俊脸,慕容清音笑了,伸手想要去摸他的脸,却被他挡住。

 “别胡闹。”

 他正打算继续给她擦脸,她却避开了,笑言:“世子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怎的亲自为我擦脸?”

 燕云迟脸色微变,抿唇不答。

 见他如此这般,慕容清音笑着扬起脸,说:“我跟世子开玩笑的,擦吧。”

 闻言,燕云迟把布巾塞进她手里,冷脸道:“我看你酒也醒了,自己擦。”

 “哎哟……我头怎么那么晕……哎呀,我一定是喝太多了,怎么办手软腿也软,无法自理了……”

 明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可燕云迟还是鬼使神差地重新拿起布巾,仔细地为她擦起脸来。

 她正一脸享受之际,燕云迟冷不防开口了。

 “为何去酒肆?”

 这家伙真是,这时候问这种问题不觉得很煞风景吗?

 此时的慕容清音已经有七分清醒,却还是故作醉态道:“去酒肆……嘿嘿,当然是饮酒了。”

 “我不是问这个。”

 “哦……”慕容清音想了想,说,“因为心情不好。”

 话已至此,燕云迟没再继续问下去,他知道再继续问,话题便会被引导到他不想涉及的方向。

 见他不语,慕容清音问道:“你怎么不继续问下去了?”

 男人依旧不答,良久才道:“你好好休息。”

 说完,他起身要离开,却被她一把拽了回去。

 “燕云迟……”

 慕容清音低声叫他的名字。

 她的声音轻轻软软,好像一根羽毛挠在心间,让人心动。

 可这种感觉对燕云迟来说,是不可轻易出现的。

 他向来冷静自持,却总是被眼前这个小女子乱了心神。

 “我不想做这个嘉德县主,更不想做你的妹妹……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燕云迟许久都没有回应。

 她拉着他的衣袖,轻轻晃了晃,眼神略带委屈:“你说句话好不好?”

 他几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问她:“你想要我说什么?”

 “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话到底还是说到了这里,燕云迟回眸看着她,他看到了她眼中的希冀,却并不能给她任何回应。

 他淡淡道:“你是我恩人的女儿,我答应过他会照顾好你,今后王府便是你的家。我会护你一世周全。”

 “还有呢?”她倔强地看着他,追问道。

 他薄唇轻启:“没有了。仅此而已。”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照顾,我需要的是……”

 “够了。”燕云迟出声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太晚了,你该歇息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燕云迟你站住!”

 任慕容清音如何呼叫,他都没有再停下脚步,他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皇帝今日下旨封她为县主,就是在敲打燕云迟,甚至是整个燕王府,作为世子和大将军的他,婚事由不得自己做主。

 他身边若是有了皇帝安排之外的女子,皇帝想让她生便生,让她死便死,殊荣加身和命丧黄泉,都在皇帝一念之间。

 ……

 这夜,燕云迟睡得并不安稳,一夜都被梦境所扰,杂乱无章。

 梦里,有一个看不清的身影,是个女子,她在低泣说着什么。

 渐渐的,他听清那个声音是在说——薄燕迟,你不要死,不要离开我。

 薄燕迟……那是何人?

 不等他思考,又一道声音响起,是个男人的声音。

 他在说:“音音,别哭……”

 音音?是那名女子的名字?

 不知怎的,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他,让他想要看清那女子的模样。

 可就在他要看见她的样貌之际,他蓦地惊醒,梦境烟消云散……

神经火火 说:

本小说《总裁夫人就是那夜的女人》是虚构的故事情节,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查看目录

优秀作品推荐

作者: 神经火火|无广告|最新章节:第346章 朕也很看好你们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