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荐
  • 收藏
  • 手机阅读本书

第36章 第36章(1/3)

 根据席巴介绍。

 除念师,他们本身数量很稀少,念能力是特质系里面很特殊的一种。

 除念师一般又分为两种,一种是用念封住别人的能力,致使他们无法使用;另外一种就是除去别人的能力施加给别人的“念”,两种皆有的反倒更稀少一点。

 在有的地方也会被叫做萨满巫师之类的有宗教意味的词汇。

 大多数的除念师都会像是具现化系一样弄出个动物伙伴,这些“念”凝聚成为的动物会吃掉别人施加的“念”,或者附着在念能力者身上让他们无法使用“念”。

 这些具现化出来的生物就算是普通人也能看到,所以才会有了这种奇怪的称呼,在一些时期甚至还会被当成散布厄运的家伙被火烧。

 念能力者被普通人抓去火烧听起来不可思议,但除念师的身体素质并不强,而且还有一部分念能力者在历史之中也会成为杀了巫师的骑士或者勇者。

 总而言之,除念师的历史很复杂,才会这么隐姓埋名地活着。

 当然还有一部分就是自己亲身上阵去啃“念”,这部分反倒更稀少点,也更好隐藏些。

 因为本身的特质,属于在念能力者里面的香饽饽,更会隐藏自己的信息,就算是揍敌客的情报网里面,倒不是找不到,但能力强大的却很少,而且大多数的除念师听到揍敌客大部分都会认为是有仇家上门,跑得比谁都快。

 如果单纯只是跑的话也好办,揍敌客也不至于绑不回人,只是除念师如果打算鱼死网破的话,又很容易先假意答应然后在除念的过程之中做些不易察觉的小手脚。

 在这件事上面反而是揍敌客有些束手束脚,揍敌客承担不起失去我的代价,也不会以家人的性命做赌注。

 所以找金是最简单的一件事了,他的朋友遍布天下,人缘好到在面临绝境的时候都会相信他的说法,并且第一时间向他请求帮助而不担心被背刺。

 总而言之有金做担保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这是席巴向我解释的说辞。

 “我们想让除念师暂时封印你身上的念能力。”席巴说道,“你现在的状况太危险了。”

 “一个,我们不知道你身体能承受的能力的极限,如果你的超能力超过了你身体的极限,我担心你的身体会发生爆炸,这在以前也有过案例,”席巴说道,“另一个是,之前在枯枯戮镇的时候,你也发现了心灵感应会对你的大脑产生影响,我担心你会思维受损,还有就是精神出问题。”

 “前者有变成白痴的案例,而后者,有自杀的情况,相应能力的念能力者死于自己的能力的数量近五年来能够查到的就有三十二个,”席巴说道,“我们希望能尽最大的力量保证你的安全。”

 “封印是最好的办法。”

 席巴会这么认真地向我解释,大概是觉得我会对失去超能力这件事感到痛苦。

 但实际上我却是无所谓的,虽然如果失去超能力的话,我会变成普通的婴儿,但每个人正常来讲的生活轨迹也应该是这样才对。

 虽然有一种说法,失去曾经拥有的东西会很难受,但仔细想想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也没有什么损失。

 甚至于之后不会被伊尔迷太多的关注,他的爱实在是让我承受不来,和糜稽的相处也会更加舒适吧,也不会遭遇到剧透,还能获得人类的喜怒哀乐,这样相比较,似乎还赚了一点。

 问题是,会对我有效吗?

 我至今还认为自己是超能力者,而不是念能力者。

 不过试试呗,我答应了下来。

 反倒是金很意外,“你对你的能力不留念吗?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任何事情。”

 “无所不能,有些时候也是一种束缚。”我回答道。

 【在揍敌客里面你也算是奇怪了。】

 ……不要说得像是一堆奇怪的人里面出了一个更奇怪的家伙,相比较而言,明明我是揍敌客里面最正常得才对。

 我们一起去见了除念师埃尔斯。

 他缩在了阴影之中的浑身上下都被斗篷遮盖着的不起眼的男人,我还以为被整个念能力圈子忌惮的除念师应该是特征更加明显一些的,比如说更像是插画里面的巫师,但实际上他比金更像是流浪汉。

 还因为是金给帮忙开的黄泉之门还差点被三毛给吃了。

 我上下打量着对方,身上有很多奇怪的细小的咬伤,从骨骼上面看年龄在三十四岁左右,从面相上的话,都快奔五十了,鬓边都是白发,看着也十分憔悴,也几乎看不出“念”的痕迹,如果在路边的话,我会认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金拍了拍埃尔斯的后背说道,“埃尔斯以前是很有名的除念师。”

 “嗯,我知道,操虫师埃尔斯。”席巴说,“以虫类吞噬‘念’的除念师。”

 等,等会儿,以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他说得是“虫”吧?不会是那个我想得软乎乎的长着锯齿一样的脚的可怕的“虫”吧?

 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我的背后已经沁出了一丝的冷汗,就连脚都想要自主地跑。

 虽然我答应了愿意接受封印“念”的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愿意让虫子趴在我身上。

 按照席巴的说法,如果“除念”的话,是需要这些东西一直趴在身上,时间长久取决于除念师的能力。

 如果他真得拿出了一堆虫子还想放在我身上的话,即使保证只需要一秒,我也会立马就瞬间移动离开,马上离家出走,而且还是连金裤子都不要了。

 我是认真地,所以快说你们是在开玩笑吧。

 “没想到揍敌客的家主也会认识我。”埃尔斯有些阴郁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随后他一挥手,从斗篷下面飞出了无数的小虫子,铺天盖地地形成了一道阴影。

 实际上那些虫子并没有朝我冲过来,只是漂浮在空中形成一道乌云,大概也只是让席巴看看他的能力。

 但见到这一幕,我脑海里面只有四个字。

淡络葡提 说:

本小说《楠雄・揍敌客的灾难》是虚构的故事情节,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查看目录

优秀作品推荐

作者: 淡络葡提|无广告|最新章节:第82章 第82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