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顺小吏 >第296章 新盐运使(1/2)
  • 推荐
  • 收藏
  • 手机阅读本书

第296章 新盐运使(1/2)

 “许良,到哪里了?”许遇仙坐在船舱里,放下手里的《盐铁论》,朗声问道。

 “回老爷的话,过白驹场了。”

 “白驹场?”

 “老爷,这可是两淮五十七个盐场中排在前十位的。那边的盐场大使早早就送来信,要在白驹场衙门为老爷你接风洗尘。”

 “进来吧。”许遇仙说道。

 一直在门口说话的许良走了进来。

 串场运河是一条不大的河流,主要用途就是把淮东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盐场连在一起,便于运输。上面跑动的船只也不大,所以许遇仙乘坐的官船也是盐船改造的,很小,跟运河上的官船根本没法比。

 船舱不大,但五脏俱全,一张睡觉用的床榻,一张缩小的书桌,两把椅子,还有一个书架。不过空间还是太小,左右腾挪余地不大。许良一进来,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许良,你知道本老爷不沿着运河南下江都赴任,而是从淮安绕道淮东,巡视这些盐场,为的什么?”许遇仙摸了摸下巴的胡须,悠然地问道。

 “老爷这是想摸清楚两淮盐政的底细。此去江都,有一番龙虎斗,老爷心里有数了,才好从容应对。”许良是许府的家生子,从小陪着许遇仙一块长大,一起开蒙,一起中秀才,一起赴秋闱,差点成就一段主仆同时中举的佳话。

 只是许良最后止步于秀才,安安心心做少爷的随从小厮。少爷中了进士,做了老爷,他又做管事。二十多年下来,是许遇仙最信任的一位。

 “你啊,只看到江都有一场龙虎斗,没有看到朝堂上的波谲云诡。自从恩师退阁,以礼部部堂致仕,正道消衰,邪道盛长。我出任两淮都转盐运使,或许是清流之辈最后一次机会。此次蛰伏,怕是要等二十年后了。”

 许良的眼珠子一转,“老爷是说皇上重实轻虚,好用务实能臣干吏?”

 “能臣干吏?可惜要是贤德不修,能力越大危害越大。值此天下危机、正道倾扶之际,我们这些秉承浩然正气之辈不挺身而出,难道眼睁睁地让那些所谓的能臣干吏大行乱政,与民争利,扰乱天下。”

 “夫己受大,又取小,天不能足,而况人乎。此民之所以嚣嚣苦不足也。身宠而载高位,家温而食厚禄,因乘富贵之资力,以与民争利于下,民安能如之哉。”

 许遇仙摇头晃脑地说了一通,许良陪着笑脸听着,嘴角闪过几丝不耐烦。

 看到自家老爷把情绪发泄完毕后,许良连忙问道。

 “老爷,那白驹场那里,我去回了?”

 “不用回,你替我去就好。下面这些人,什么心思我很清楚。只是督产转运等琐事都要这些人去办。你去,算是给他们吃个定心丸。”

 “老爷英明!”许良眉开眼笑地说道。看到许遇仙心情不错,连忙继续说道:“老爷,过了白驹场,我们应当马不停蹄赶往西溪镇,在那里等候岑大人。”

 看到许遇仙脸上若隐若现的愤然不平,许良心里有些不屑。自家老爷,就是太清高了。白驹场大使等八九品小吏的巴结,不屑一顾。

 而前头岑大人,可是一省臬台,现在又是奉旨整饬盐政的巡盐御史,钦差大人,顶头上司。在阜宁时偶尔听到他微服私访淮东盐场,就在附近的消息,还不赶紧去主动拜访,好生巴结一番。

 偏偏端着进士翰林的身份,不理不顾,径直调头南下。自已再三劝告,终于答应在西溪镇等候,主动以下官的身份迎接岑大人。

 “老爷,指不定哪块云彩就下雨。你老好歹是进士庶吉士出身,又做过翰林,将来是要拜相入阁。那岑大人,虽然现在官阶比老爷大,又是顶头上司。可他就是个秀才,跟小的一样,做个部堂顶了天。”

 “现在他一时猖狂,老爷用不了两三年就能超过他。到时做了他的上司,叫他多磕几个头,什么都回来了。”

 许遇仙笑了,伸腿轻轻踢了他一脚,“你这个懒疲混账玩意,快些去,完了事我好早些赶路去西溪镇。”

 许良看到自家老爷被自己说服了,回心转意了,美滋滋地告辞离去。

破贼校尉 说:

本小说《大顺小吏》是虚构的故事情节,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和模仿,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查看目录

优秀作品推荐

作者: 破贼校尉|无广告|最新章节:第305章 盐商要咸鱼翻身?
目录